<pre id="5hf7f"></pre>

    <pre id="5hf7f"><strike id="5hf7f"><ol id="5hf7f"></ol></strike></pre>
      <track id="5hf7f"></track>

      <noframes id="5hf7f"><pre id="5hf7f"><ruby id="5hf7f"></ruby></pre>

         

          林林總總說北極

          源遠流長的歷史

          頑強的北極生命

          資源開發與保護

         

         

         

           北極博物館 > 頑強的北極生命 > 北極生物與人類社會


        人類的行為仿生學

          迄今為止,人類幾乎所有的行為,甚至包括那些具有高級思維的,相當文明化了的行為,都能在動物世界中找到明顯的痕跡。

          比如人類的性行為雖然花樣繁多,但若仔細分析起來,卻也并沒有超出動物世界所擁有的模式。從遠古的母系社會和父系社會,直到后來的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和一夫一妻制,動物世界都早已有之。例如,生活在陸地上的狼群,生活在海里的海象和鯨魚,都是明顯的父系社會,并且都是一夫多妻制。而北極狐貍則有點像是母系社會,且是一妻多夫。麝牛的情況則稍為復雜一些,雖然在前面領路的總是一頭雄牛,但據仔細觀察發現,牛群在跋涉苔原及牧地時的實際領袖通常是一頭懷了胎的老雌牛。既麝牛仍是一種母系氏族。除此之外,麝牛還有一奇怪現象:許多雄牛分別組成小組,且每組都有自己的領袖。但個別不受歡迎的雄牛,沒有一個小組肯接受它,只好孤零零地在草原上亂逛。這與愛斯基摩人懲罰那些不受歡迎的人的辦法差不多。

        北極海燕正在用一條魚向對方求愛

        一根水草也可以成為加拿大
        北極鵝求愛的信物

        這只儀表堂堂的雄性北極雀嘴里
        叼著三條魚,求愛的把握就會更大
        一些

          若到鳥類的世界去看看,就更加有趣了,因為北極的夏天極為短暫,所以它們為求偶必須使出全身的解數。長期研究的結果表明,鳥類以一夫一妻制的情況為最多,這與人類社會極為相似。據套環所得研究資料表明,有些涉鳥和鳴鳥往往能結成永久性的夫妻,連續許多年一直生活在一起。天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由于北極極其嚴酷的自然環境,有些鳥類,特別是一些體形比較小的鳥類,則必須采取一些特別的措施繁衍后代,以便保持自己的數量。例如沙鷗,交配后母鳥同時生下兩窩蛋,雌雄各一窩,夫妻平等,各負其責。再有就是紅脛的法拉洛普鳥,其兩性在繁衍后代中的角色于一般鳥不同,雌性花枝招展,體態豐滿,春季一到則千方百計勾引雄性的注意,一旦成交,則很快產下四個蛋來交由丈夫孵化和喂養,再如法炮制,由第二任丈夫去孵化和照料第二窩幼仔,她卻去飽餐休養,以便再次南遷。還有一種灰色的大雁,有著更加堅貞的婚姻觀,不僅嚴格地奉行一夫一妻制,且即使喪偶,也決不再娶,寧愿終生獨居,忠貞不二。

          人類談情說愛,往往喜歡互換信物,動物也是如此,有的以食物進貢,有的以羽毛相許,南極的企鵝則往往向意中人獻上一塊小石頭作為見面禮,且往往還是從鄰居那里偷來的;人在結婚時要布置一間新房,動物也不例外,但因大型動物的新房馬馬虎虎,產房倒是要講究一些,例如北極熊,總要在深雪里掏一個洞,在那里生兒育女。

          動物為了其本身的生存,就必須嚴格地按照自然規律辦事。但人類卻不把自然規律放在眼里,而導致大自然的報復。美國有條法律,即釣魚者不能釣殺一定重量以下的小魚來為了保護魚群的繁殖。實際上,這種措施生物界早就用上了。例如,北極的牛蠅從不攻擊小馴鹿,且在每群馴鹿中下卵的數量也有一定的限制,因這可能會導致馴鹿群的銳減甚至滅種,到那時候,牛蠅本身也就難以生存下去。

          然而,這樣地把人類社會與動物世界直接聯系起來加以對比是有一定風險的,因為高傲的人類從來不愿意承認自己在心靈上與動物能有什么聯系。美國哈佛大學的B·F·B史鐵納他不僅用一些機械設備來做有關動物行為的各種實驗,而且還從自己的實驗結果中引申出了一些招致爭議的大膽結論。如,他總是把在實驗中觀察到的動物行為毫不猶豫地應用到人類身上,于是得出結論說:我們能且應運用人工的條件制約訓練,而使整個人類社會都去順應和服從某些“可以接受的”行為模式。結果,這種意見立刻在社會上激起了一股抗議的風暴。

          那么,如果要在人和動物之間劃一條嚴格的界限的話,這條界限究竟應該劃在哪里?人有思維,看來動物也有,不過它們想的問題可能要簡單一些。人有記憶,動物似乎也有,當然它們記住的東西要比人類少得多。唯一的區別可能是,按照《圣經》上說,人有靈魂,動物卻沒有,而愛斯基摩人認為,世界萬物皆有靈魂。

         

         [上一頁]

          

        被粗大噗嗤噗嗤进出灌满

        <pre id="5hf7f"></pre>

          <pre id="5hf7f"><strike id="5hf7f"><ol id="5hf7f"></ol></strike></pre>
            <track id="5hf7f"></track>

            <noframes id="5hf7f"><pre id="5hf7f"><ruby id="5hf7f"></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