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hf7f"></pre>

    <pre id="5hf7f"><strike id="5hf7f"><ol id="5hf7f"></ol></strike></pre>
      <track id="5hf7f"></track>

      <noframes id="5hf7f"><pre id="5hf7f"><ruby id="5hf7f"></ruby></pre>


           南極博物館 > 南極圈里知天命 > 極地科考 > 昭和站工作
         

         
         

        1月21日 星期一 睛,無風

          今天,在野外奔波了一整天,的確累了。晚飯后,洗洗澡,疲勞稍減。

        再望西島

        作者與荒木先生合影于西島

          前次沒有能去西島,我和小李仍不甘心。尤其是小李,一個學地質的,總想去探索一點秘密。上午,我和小李再次探索去西島。要去西島,必須先穿過一個小海峽,日本隊員叫做“channel”。事實上,這條海峽只約50米寬,冬天冰雪封凍,可以從冰面上走過去。但現值夏季,冰雪消融,無法走過去。日本隊員自制了一個小纜車,作為去西島的交通工具,F在不巧出了故障,不能用。我和小李雖多次努力,仍無法修復纜車,只好望峽興嘆。我們在那兒逗留了一個多小時,拾了一些南極石,拍了些照片,正要離去,偶遇荒木飛行長,合影留念后,返回。

        等拍海豹

          上午,在我和小李試圖通過海峽去西島的時段,曾發現一頭海豹在海峽中游動,慌忙中沒有拍照好,一直是個遺憾。

        似飛魚出水

          下午,我躺在床上,想起今天上午失掉了拍照海豹的機會,非常遺憾。立即翻身起床,帶著相機,再度向海峽方向走去。我帶上兩架像機,分別裝上正片和負片,并帶上小型錄音機,獨自漫步在海峽附近,等待著海豹出現。海豹沒有露面。我打開錄音機,有時錄下潺潺的流水聲,有時錄下自己的歌聲;有時拍下南極海鷗,有時拍下冰山的倒影,有時拍下奇狀的南極風化石,有時也挑揀漂亮的南極石作紀念……。盡管忙碌著,但我的耳朵仍專心傾聽著海面上的動靜,眼睛的余光仍掃視著海峽的水面,等候著海豹出現。冰山的倒影真美,這是珠峰北坡冰塔林所不具備的。海面上的小冰山固然美,但若把它與它的倒影組合起來,那更是錦上添花,奇幻無比。天氣分外暖和,靜靜無風,冰山的倒影更顯清晰、美麗。我貪婪地拍著,一張又一張,用長變焦鏡頭為冰山和它們的倒影拍特寫。攝入鏡頭的,有的似雪豹戲水,有的似飛魚出水,有的似冰柱進海底……。一頭海豹竟在我專注地拍攝冰山時溜去。我又失去了一次拍攝海豹的良機。

        冰塔入水

        南極春來早

          海豹不再出現了。一群南極鷗正貪婪地吃著隊員們剩余的食品,我想拍海鷗覓食的特寫鏡頭,盡量靠近它們。海鷗被我驚動,飛走了,很快又飛回來,食品的引誘力太大了。我只顧拍特寫,不料卻驚動了海鷗。有幾只海鷗飛起來,居高臨下,向我撲來,俯沖中還向我投射"炸彈"。我躲開"炸彈",用鏡頭對迎著它們的俯沖,"咔嚓""咔嚓"地還擊。一場"戰斗"結束了,我開始"撤退"。有幾支海鷗還尾追了一陣才返回。

        海鷗覓食

          我又漫步在海峽岸邊,靜候著海豹出現。好幾次海水的響聲把我吸引,但絲毫不見海豹影子,那是冰消融落水的聲音。

          我等著,唱著,就像草原上的小伙子唱著情歌等候心上人來到一樣的心情。"心上人"沒有來,我卻用錄音機錄下我的歌聲, 有朝一日自我欣賞吧!

         

        [上一頁] [下一頁]

         

         

         

        天涯何處是南極  

         

        科學探索的圣地  

         

        冰雪世界藏巨寶  

         

        極地生存試身手  

         

        南極圈里知天命  

         

         

         

        被粗大噗嗤噗嗤进出灌满

        <pre id="5hf7f"></pre>

          <pre id="5hf7f"><strike id="5hf7f"><ol id="5hf7f"></ol></strike></pre>
            <track id="5hf7f"></track>

            <noframes id="5hf7f"><pre id="5hf7f"><ruby id="5hf7f"></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