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5hf7f"></pre>

    <pre id="5hf7f"><strike id="5hf7f"><ol id="5hf7f"></ol></strike></pre>
      <track id="5hf7f"></track>

      <noframes id="5hf7f"><pre id="5hf7f"><ruby id="5hf7f"></ruby></pre>

        應對氣候變化,組成“氣候俱樂部”能有用嗎?
        發布時間:2022-08-18
        出品:科普中國
        作者:張鋼鋒
        監制: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

          2022年6月,多國領導人共同出席G7峰會,本屆峰會的主要議題之一便是全球能源危機。但其實早在今年1月,德國就曾表示想推動G7成為國際氣候俱樂部的核心。假如世界主要經濟體能成立一個“氣候俱樂部”,攜手削減國內排放,并對進口商品征收碳排放稅,這將有可能激勵所有國家減少碳排放。

          如果能推動“氣候俱樂部”成立,全世界攜手應對氣候變化將成為可能,但這真的那么容易實現嗎?

        中美歐的碳減排目標

          近年來,全球氣候變化引發的一系列如冰川消融、森林大火、海平面上升等災難性問題愈演愈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報告指出,自20世紀中期以來全球氣候顯著變暖,大部分可以歸結于人類活動排放的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和甲烷)。

           

          2019-2020年澳大利亞森林大火與地球目前的面臨的氣候變化息息相關

          圖片來源:flickr/ Bruce Detorres

          因此減少碳排放,成為應對當前全球氣候變化最為迫切的任務和嚴峻的挑戰。

          中國、美國和歐盟每年排放了世界上一半的溫室氣體,各國都希望世界最大的三個經濟體能在減排問題上做出表率。

           

          工廠、電站是現代社會的象征,但也是排放溫室氣體的主力 

          圖片來源:Asian Development Bank

          歐盟原本的目標是到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承諾收緊碳定價體系,加強環境監管,并引入“碳邊境調整”,這一政策指的是在國內嚴格實施氣候政策的基礎上,要求進口或出口的高碳排放產品繳納或退還相應的稅費或碳配額。

          這些措施將阻止企業將生產轉移到碳排放法律寬松的國家——這一過程被稱為“碳泄漏”。此前,由于擔心與美國發生貿易戰和政治沖突,此類行動并沒有實施。

          去年年初,剛剛取代特朗普成為新一屆美國總統的拜登,也做出了類似的承諾。美國政府將以投資綠色項目為目標,并加強監管以推動脫碳。本土企業需要為生產中排放碳承擔成本,而對于從那些未能履行氣候和環境義務的國家中進口的貨物,將實行“碳邊境調整”。

          我國也在2021年宣布中國要實現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標。在已經通過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綱要中,中國政府也提出了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深入推進工業、建筑、交通等領域低碳轉型等具體措施。

        形成氣候俱樂部的積極因素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由于中國、美國和歐盟國內生產總值(GDP)占全球的61%,商品進口量占全球的43%,沒有以上三者的共同參與,實際上任何形式的全球氣候協調機制都意義不大。

          而若能形成以中美歐為核心的局面,則與三家進行貿易的各國都有動機加入該機制。例如,歐盟和英國的貿易協定就包括了減少排放和實施碳定價的共同承諾。加拿大作為向美國出口碳密集型產品的主要出口國,可能也會尋求加入。

          此外,隨著減排成本的下降,加入這個俱樂部的成本也將下降。在過去的十年里,風電的價格下降了70%,光伏發電的成本下降了90%,光伏和風電在許多國家已經是最便宜的發電方式。

           

          太陽能發電 

          圖片來源:wikipedia

          與此同時,研究表明,近期全球陸地風速還在進一步增加,這對風電的發展將是重大利好。

          當然,公眾輿論支持政府采取強有力的氣候行動,這也是一大積極因素。歐盟委員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93%的公民認為全球變暖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歐洲投資銀行2019-2020年度氣候調查顯示,近四分之三的中國人認為氣候變化是社會面臨的最大挑戰。大約一半的美國民眾認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應該是總統和國會的首要任務。因此,成立氣候俱樂部,達成減排目標,順應各國民意的選擇。

        面臨怎樣的挑戰?

          就像一個硬幣會有正反兩面,要成立氣候俱樂部當然也會存在很大的挑戰。

          比如,碳邊境調整措施從未在美國全國范圍內實施。到目前為止,只有加州采用了這種方法。在加州電力市場上,電力進口商要對其他州產生的排放負責。但由于加州碳價格較低,環保法規寬松,許多企業減排意愿并不大。

          目前的碳定價僅覆蓋了全球22%的排放,平均每噸僅2美元。迄今為止,其他措施僅用于防止碳泄漏,如向歐洲碳市場的排放商發放排放限額。這一體系限制了碳市場行業的成本。要實現更雄心勃勃的氣候目標,就需要收緊氣候政策,對跨境貿易的控制也需要收緊。

          另外,高收入國家在過去幾十年排放了更多的溫室氣體,這就要求高收入國家比其他國家承擔更多的減排責任。因此如何界定各國在減排中的責任,這是“全球氣候俱樂部”中面臨的重大挑戰。

          此外,除了工業生產中的二氧化碳排放,從土壤中也會釋放出大量甲烷。這也需要俱樂部成員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梢怨膭钕鄳募夹g研發,例如去碳技術、遏制永久凍土融化等,但這些都需要大量資金投入。

           

          本圖為2008-2017年全球甲烷預算圖,左側為甲烷排放量,甲烷主要來源于工廠、農業和土壤微生物,右側為甲烷的吸收量,利用總排放量減去總吸收量后,可以看到全球甲烷的排放量也是正的,而甲烷的溫室效應比二氧化碳強得多,因此也必須對甲烷排放量進行控制?!?/span>

          圖片來源/ The Global Carbon Project

          年初以來,世界各主要國家越來越關注能源安全問題。作為幾乎完全意義上的能源進口國,日本政府表示“能源安全不容妥協?!睔W盟甚至也曾圍繞核能和化石燃料氣體是否有資格獲得歐盟綠色資金支持的問題展開過激烈的討論。

          今年6月,中國和印度都宣布計劃提升國內煤炭產量以滿足激增的市場需求,在未來幾十年間,煤炭消費仍將是兩國經濟的核心支柱之一。

        如何實現?四個步驟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各經濟體需要采取四個重要措施來組建或加入“氣候俱樂部”。

          首先,各經濟體必須加強和調整國內目標。每個經濟體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式——征收碳稅、排放交易計劃或加強環境監管。但不論方式如何,各國都應制定短期承諾,以實現碳中和的共同目標,而且時間節點應該要大致相似,以避免碳泄漏。

          其次,各經濟體必須就比較不同氣候工具的方法上達成一致。研究人員應該開發出可靠的方法來評估隱含在環境法規中的碳價格。在將這些措施與碳稅進行比較時,這一點至關重要,也將最終確定碳邊境調整的共同水平。

          第三,各經濟體需要就衡量復雜商品碳含量的標準達成一致。了解任何產品的碳足跡,都可以征收類似于增值稅的“碳附加稅”(CAT)。每個生產階段的排放都可以征稅,這樣最終用戶就可以支付產品的全部碳成本。

          第四,稅收和監管體系必須透明。碳邊境調整要符合世貿組織(中國、美國和歐盟都是世貿組織成員)制定的規則,這一點至關重要。這些規則允許經濟體對進口產品征收“等同于”國內稅的費用。如果碳邊境調整的收費與國家氣候目標不緊密一致,則可能被視為保護主義。

          實現快速減排,可以避免人類社會遭遇更多全球氣候災難。又一次站在人類命運十字路口的當下,無論采取怎樣的形式,各國都需要攜手共同努力。

          編輯王婷婷

          參考文獻

          1. IPCC. Climate Change 2014–Impacts, Adaptation and Vulnerability: Regional

          Aspects[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4).

          2. Tagliapietra, S. & Wolff, G. B. Form a climate club: United States, European Union and China. Nature 591, 526–528 (2021).

          3. 新華社,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1lh/2021-03/13/c_1127205564.htm。

          4. Zeng, Z. et al. A reversal in global terrestrial stilling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wind energy production. Nature Climate Change 9, 979–985 (2019).

        科普中國官方網站: https://www.kepuchina.cn/
        關閉
        被粗大噗嗤噗嗤进出灌满

        <pre id="5hf7f"></pre>

          <pre id="5hf7f"><strike id="5hf7f"><ol id="5hf7f"></ol></strike></pre>
            <track id="5hf7f"></track>

            <noframes id="5hf7f"><pre id="5hf7f"><ruby id="5hf7f"></ruby></pre>